紅旗躍過汀江 ——船艄公藍星朗擺渡送紅軍過汀江的故事

時間:2020-08-17 來源:龍巖電視臺

長汀縣濯田鎮水口村

紅土地網訊(通訊員康模生)“風云突變,軍閥重開戰”。紅四軍首次入閩,在長汀殲滅國民黨福建省第二混成旅,擊斃旅長郭鳳鳴。進駐長汀城后,毛澤東獲悉蔣桂軍閥大戰即將爆發,贛南國民黨軍隊將大部調離前往兩湖參戰。這對紅四軍來說,是個大好消息,那么下一步紅四軍該怎么辦?

返回贛南 再往閩西
  在長汀活動17天后,紅四軍返回瑞金與彭德懷領導的紅五軍會合,然后紅四軍在贛南打土豪,分田地,建立了于都、興國、寧都紅色政權,紅五軍則返回井岡山開展根據地恢復工作。
  五月中旬,形勢發生變化。蔣桂軍閥戰爭,以桂系失敗告終?;浌饝馉幱制?,閩南軍閥張貞、閩西龍巖軍閥陳國輝參與混戰,閩西、閩南反動勢力頓時空虛。閩西特委給毛澤東寫信,急盼紅四軍速返閩西,抓住閩西敵軍空虛時機,開展閩西的革命斗爭。紅四軍前委接受了重返閩西的請求,決定深入閩西腹地,開創閩西革命的新局面。
  1929年5月19日,毛澤東、朱德和陳毅率領紅四軍從瑞金武陽越過武夷山脈南麓古城、四都抵達濯田。當天,毛澤東在濯田石橋頭召開群眾大會,宣傳紅軍宗旨。會后,毛澤東寫了兩封信,派人火速送給正在上杭蛟洋的中共閩西臨時特委書記鄧子恢,要求特委迅速在巖、永、杭組織武裝暴動,配合紅四軍第二次入閩。
  當晚,紅四軍在濯田鎮上住了一夜,20日清晨,紅四軍急行軍趕到汀江第一渡口———水口。當時正逢雨季,江水猛漲,江面增闊到100多米寬,水流湍急,波浪翻滾,水深沒頂,倘若沒有船只,插翅也難飛過江去,更不要想涉水過江了。
  平日里,水口兩岸都??恐敬?,但今天卻一艘都看不到。想找群眾打聽,村里卻見不到一個群眾。來不及琢磨其中蹊蹺,毛澤東、朱德經過簡短交流,當即由朱德下令,派出數支小分隊四處尋找船只,同時傳令全軍指戰員隨時做好戰斗準備,嚴防尾追之贛敵李文彬的突然襲擊。
  到底為何渡口不見渡船、群眾?紅四軍是否尋找到了渡船?又是如何渡過汀江?40年前,筆者采訪了當時70多歲的老艄公藍星朗,聽聽他回憶中紅四軍是如何搶渡水口的!

搶渡汀江
  1929年5月19日上午9時許,藍星朗正在水口渡口撐船,突然間,碼頭上闖出幾個國民黨盧新銘部的士兵,對著他和乘船的群眾說“紅毛”要來了,并強令兩岸碼頭上??康拇获R上藏起來,否則就炸掉。他們說紅軍就是“紅毛”,個個長著紅頭發、綠眼睛、長牙齒,看見男人就殺、婦女就搶、小孩就刺。碰見紅軍就象黃鱔上沙灘,不死也一身殘。有幾個艄公信以為真,趕緊把木船撐走藏起來,帶著家人避風去了。所以,紅軍戰士在渡口看不到船,在村里看不見群眾。
  把船撐回五華里外的老家藍坊村安置好后,藍星朗心想天下哪有他們說的這種怪人?紅軍如果來了,倒要瞧個究竟。藍星朗在兄弟中最小,大哥大嫂在碼頭旁經營豆腐店,二哥在家務農,三哥和他共撐渡船維持生活。此次,他和三哥留在家里,其余人則到山里躲避。
  20日上午,惦記木船的藍星朗正想開門出去看看時,聽到有人一邊敲門一面喊著:“老鄉,不要怕,我們是工農紅軍,快開開門?!?/span>
  “紅軍真的來了!”藍星朗和三哥緊張地靠到門背后,從門縫往外看,兩位紅軍的眼睛和牙齒都和平常人一樣,身上穿著灰軍裝,腳上穿的是草鞋,跟窮苦老百姓差不多,帽沿下兩鬢的頭發也是黑的。兩人的對話也聽得清清楚楚:“連長,群眾不出來怎么辦?什么時候才能找到船艄公呢?”“別著急嘛,這里群眾受了國民黨欺騙,害怕跟我們接觸,我們可要耐心呀……”連長和小兵說話和氣,與國民黨軍隊當官的和當兵的完全不同,這讓藍星朗回想到一次國民黨軍隊到村里找一位艄公撐船,嫌艄公開門遲了,就用腳踢門,并把艄公打得當場吐血,病了好幾個月……
  想到這里,藍星朗猛地把門打開,對他們說:“紅軍,我就是艄公,找我有事嗎?”“太好了,我們是來找船過江的?!边B長見到藍星朗,異常高興?!昂?,隨我來?!彼{星朗說完,領他們到了江邊,讓他們上船后,藍星朗和三哥將木船撐入江中,很快就撐到水口。堤岸上,滿滿地站著等船渡江的紅軍。
  停船上岸,兩個帶隊模樣的人來到藍星朗兄弟面前,前額飽滿、態度慈和的領導對他們說:“紅軍是窮人的軍隊, 是為窮人打土豪、分田地的。紅軍不會壓迫窮人,也不抓伕,鄉親們不要怕。村里村外有多少船全部撐來,給紅軍撐船照樣付錢?!?/span>
  這番話讓藍星朗心亮堂舒暢,爽快地應聲“好”后,他拔腿就上山找艄公。艄公們知道藍星朗從不說謊,一個個打消顧慮,最終撐來七條大木船,加上藍星朗的,便有八條船。八條大船一字排開,藍星朗的船頭上,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軍旗迎風招展,紅旗下站著那兩個帶隊的。藍星朗后來才知道,他們就是毛委員和朱軍長。嘹亮的軍號吹響了,八條滿載紅軍的木船,乘風破浪駛向東岸。到下午5點多,所有紅軍戰士和戰馬全部渡江。原本企圖在東岸攔截紅軍的盧新銘團,聽說來的是朱毛紅軍,早嚇得不知躲到哪里去了。
  到了東岸,那個紅軍連長拿著裝著銀元的竹筒來到艄公們面前,向每位艄公支付光洋一塊。艄公們有的不肯收,有的不敢收。連長說邊說著“這是紅軍的紀律,你們不要也得要?!边叞寻雁y元塞到他們手里,并向他們表示感謝??吹郊t軍這樣體貼窮人,不少艄公流下了淚水。
  臨別之前,紅軍連長交代說:“首長讓我轉告你們,紅軍走了之后,敵軍很快就會到來。你們趕快把木船撐走藏起來,人也趁早躲開,免遭敵人迫害!”
  果然,大家剛把船撐走,贛敵就緊追而至。大江擋路,不見紅軍蹤影,也見不到船只,敵旅長李文彬望江興嘆,不得不帶著隊伍悻悻地退回江西。

長汀縣濯田鎮水口村紅軍渡口舊址

深入閩西腹地

  當晚,毛澤東住劉坊村“繼節公祠”,朱德則住“三益店”。次日,紅四軍經涂坊、南陽,直下龍巖、上杭,沿途張貼《紅四軍司令部政治部布告》,宣傳“紅軍受共產黨的指導,執行民權革命三大任務,打倒帝國主義,打倒地主階級,打倒國民黨政府,以幫助工人農民,及一切被壓迫階級得到解放為宗旨?!辈⑻栒佟岸鄶等?,應該聯合起來,打倒這少數豪紳,求得多數人的利益?!?。畢占云在《三戰閩西》中記載:“二度入閩與第一次大為不同,自從紅軍消滅了小軍閥郭鳳鳴之后,閩西人民都稱紅軍是自己的‘命根子’,是‘天兵天將’‘救命活菩薩’。因此,在紅軍進軍到古城、濯田、水口和涂坊等地時,群眾紛紛燒茶水、送干糧(紅薯干);青年人爭先參加紅軍,老太太燒香祈禱,保佑紅軍打勝仗。當時,雖然天氣炎熱,行軍極度疲勞,但在毛黨代表‘開辟閩西’的號召下和群眾的熱情鼓舞下,個個情緒高漲,斗志昂揚?!?/span>
  紅四軍二次入閩,三克龍巖城,打得陳國輝只身逃回老家;攻占永定城,成立永定縣革命委員會;攻克“鐵上杭”,盧新銘只身潛逃。 “七月分兵”廣泛進行“打土豪分田地”,使龍巖、永定、上杭迅速連成一片。黨組織有了較大發展,據不完全統計,汀、杭、永、巖、武各縣委共有區委13個,特支2個,支部180個,黨員1450余人。面對閩西大好形勢,毛澤東揮筆寫就《清平樂·蔣桂戰爭》“……紅旗躍過汀江,直下龍巖上杭,收拾金甌一片,分田分地真忙?!?/span>來源:紅色文化周刊

紅土地網編輯 盧麗寬


熱門評論

    淘宝快3和值技巧 黑龙江36选7开奖时间 单机麻将二人免费下载 mg电玩网址 免费分分彩计划软件 为什么下载不了贵州闲来麻将 体彩6+1走势图带连线综合版 竞彩篮球胜分差什么意思 工行理财产品 云浮市中国福利彩票官网 一场比赛选两个胜分差 浙江舟山飞鱼开奖结果 ag捕鱼王2技术打法 排三复式投注器 河南快三彩票走势图大全 中国体育彩票浙江11选5 辽宁11选5开奖图表